包头人大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人大论坛 > 2014年人大论坛

论新时期下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的路径重构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29日阅读次数:67

  包头市人大代表 王丽荣
  
  摘要:人大对法院工作的监督是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法定职责,对促进依法治国具有重要价值。在实践当中,人大通过监督法院工作促进了司法公正,成效显著,但也存在监督角色错位、调研不足、专业性不强等欠缺之处,只有从中观层面重新对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的路径进行重新思考,才能使其在新时期发挥更大的作用。
  
  关键词:人大监督 法院 路径重构
  
  随着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召开,依法治国方略已经进入了加强制度设计的新时期。在未来的制度格局中,人大的监督功能将得到充分的展现并发挥前所未有的重要作用。法院作为司法机关,肩负着公正司法的重任,如何优化人大对法院工作的监督方式已经成为一道迫切的时代命题。
  
  一、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的历史沿革
  
  2我国《宪法》规定审判机关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监督由其产生的人民法院。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人民法院接受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监督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各级法院接受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法律监督与工作监督,进一步明确了监督内容。2006年,我国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原则性地规定了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法院工作的方式。可见人大及其常委会对法院工作的监督经历了由无到有,由简到繁,由抽象化逐步演变为具体化的历程,这也为进一步完善人大监督职能提供了基本方向。
  
  二、人大监督法院审判工作的理论依据
  
  人大监督法院工作是指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对各级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进行法律监督,其理论依据与西方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有密切的联系。按照卢梭、孟德斯鸠、洛克等思想家的观点,权力会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会导致绝对的腐败。为了防止权力滥用就必须“用权利制约权力”,因此在设计社会治理结构时就必须运用权力制衡的方式。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作为民意机构代表广大人民的意志,是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重要表现,是其他国家机关权力的根本来源,因此由人大及其常委会对法院工作行使监督权具有天然的正当性。
  
  三、人大监督法院审判工作的现实价值
  
  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的现实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人大监督法院工作是其完善自身职能的内在要求。人大的监督权,从根本上讲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权力,是人民管理国家事务的重要体现。实施人大监督,也就有利于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政治权力落到实处,有利于保障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有利于保证宪法、法律和法规的遵守和执行,这是人大的根本职能所在。
  
  其次,人大监督法院工作是审判权良性运转的重要保障。在当今社会,司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受到了质疑,需要通过人大的监督对其进行强化。由于人大是审判权的母体,法院接受人大监督不会削弱其权威性和公信力,它们之间的权威比例不是此消彼长而是相得益彰。尤其面对我国审判权易受到行政权强势干扰的现实,充分发挥人大的监督作用能够为审判权的独立行使保驾护航,这就产生了司法需要人大监督的动力之源。
  
  最后,人大监督法院工作是实现人民对司法公正价值期待的根本途径。现实中司法不公、司法腐败使民众渴望通过人大监督实现其对司法公正的需求。随着依法治国方略的不断深化推进,人们对司法寄托的希望日益增多,将纠纷交给司法解决,并依赖司法达到定纷止争的目的,这样的选择已经日趋常态化。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目前的司法能力和司法水平远远跟不上实践的需求,案结事了的诉求尚未实现,涉诉信访案件大量增加,但是这种司法外途径绝非长久之计,我们更加期待司法路径的重新回归。因此,强化人大对法院的监督力度便成为理性的首选。人们对司法工作的不满可以通过向人大提出诉求的方式解决,而人大对此进行回应则是其作为司法母体不可推卸的责任。
  
  四、人大监督法院工作取得的成效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之规定,人大及其常委会对法院工作行使监督权的基本方式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 检查法律法规实施情况、对规范性文件进行备案审查、提出询问和质询、 对特定问题进行调查、 对撤职案进行审议和决定。  在实践当中,人大与法院之间也逐渐形成了“主动监督”和“主动接受”的良性局面。
  
  以笔者所在的包头市昆都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昆区法院)2010年至2014年工作为例,除每年向同级人大做出专项工作汇报并接受审议外,还通过多种方式积极接受人大监督。其中2014年市人大听取昆区法院执行工作专项汇报一次;2013年市区两级人大对昆区法院审判工作检查指导一次、市人大对昆区法院审判监督工作监督指导一次、昆区人大对昆区法院档案管理工作及执行工作进行监督指导各一次、昆区法院主动邀请市区两级人大代表集中观摩庭审一次并召开座谈会;2012年市人大对昆区法院审判工作调研指导一次、昆区法院主动邀请市区两级人大代表集中观摩庭审一次并召开座谈会;2011年,市区两级人大对昆区法院审判工作监督检查一次,昆区人大对昆区法院立案工作调研指导一次;2010年,市人大对昆区法院刑事审判工作监督指导一次、昆区法院主动邀请市区两级人大代表参加案卷评查活动一次。
  
  随着人大监督工作的不断深入,昆区法院的工作也取得了显著成效,在近年工作报告的审议当中,均以高票通过,群众满意度测评也成绩喜人,此外,昆区法院还获得了“全国模范法院”的荣誉称号,多个部门和个人也获得了不同等级的嘉奖。事实证明,通过一系列监督指导工作的有序开展,人大监督工作已经逐步深入基层法院,在保障为民司法的同时也为法院审判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了强大的政治依靠和智力支持。
  
  五、人大监督法院工作时存在的问题
  
  在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的过程中虽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人大未能准确把握监督与支持之间的关系。根据宪政理论,我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根据党的主张和人民的意愿监督法院公正司法,以便把人民赋予的权力真正用来为人民谋福利。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本质特点决定了它与法院之间既是监督关系又是支持关系。人大通过监督,帮助法院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以便达到支持的目的。能否找准妥善处理二者关系的平衡点至关重要。在实践当中存在两种不当的监督方式,一种是监督缺位,即认为支持就是要少给法院“添麻烦”,就是要减少监督工作,另一种是监督错位,即忽略二者间的区别,直接行使审判权参与司法工作,对个案进行监督指导。
  
  其次,人大调研工作不够深入。各级人大通常通过听取工作报告、监督专项法律法规实施情况等方式监督法院工作,因此调研工作的科学性和时效性至关重要。在实践当中,为深入调研,人大代表经常来法院进行旁听、召开座谈会、走访当事人、律师和专家学者,这些方式有助于人大代表多维度地了解法院工作情况,但是在调研过程中,调研对象往往从自身利益出发,他们所反映的情况存在有失客观公允的可能性,使得调研工作流于形式,难以深入了解真实情况,对决策效果产生了负面影响。
  
  最后,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缺乏专业性。审判工作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如果处理不当会直接影响社会稳定。因此,对法院进行监督是一项政治性、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要求监督者必须懂政治、懂法律,有很高的政治素质、思想素质和业务素质。目前人大机关专业人员相对较少,从事监督司法工作的人员要么没有司法机关工作经历,要么虽有相关工作经历但人数偏少,无力承担过多的监督工作。而人大代表虽然有广泛的代表性,但绝大多数过去并未从事人大工作,在监督司法工作中缺乏必要的时间和经验,有时意见偏激,有时看不到问题,有时又抓不住重点,影响了人大监督司法的权威。专业性缺乏直接影响人大对法院的监督效果。
  
  六、人大监督法院工作的路径重构
  
  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与依法治国相统一。无论是历史发展、现实需要还是根本性质,都决定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其他国家机关行使监督权应当是一种查看和督促,而不是上级机关对下级机关审批式的监督。其监督法院工作的改革方向也应当着眼于中观层面。相对于宏观监督而言,中观监督在保证监督规模效应的同时,可以避免监督对象的抽象化而沦为抽象性监督;相对于微观监督而言,中观监督在确保监督针对性的基础上,可以兼顾规模效应。这应当是人大监督路径重构的基本思路。其具体构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思考:
  
  首先,进一步完善常用监督方式。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和检查专项工作是人大监督法院工作最常用的两种方式。人大应当在对专项工作进行监督以后对人民群众集中反映的问题及时回应。这样即可以监督和帮助法院进一步提高工作水平,也能澄清社会对法院工作的偏见和误解。
  
  其次,加强调研工作。调研工作的选题应当贴近民生,要善于把监督工作与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样才能有针对性地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使调研具有现实意义。此外,调研工作应当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广泛参与,深入一线掌握第一手资料,并善于去伪存真,把握问题的本质,力求更加全面、准确立体地掌握现实情况。
  
  最后,拓展有效方式进行监督。人大作为民意代表机构,代表的广泛性是其全面、充分表达民意的制度基础,也是其与司法机关的重大区别之一。由此带来的非专业性不可避免也无需苛求。除在立法等专业性极强的工作环节需要选择具备专业法律知识的人员参与外,其他监督性工作应当通过转变监督方式来扬长避短,发挥人民监督的优势。例如,人大监督方式可以从原有的个案监督转向对司法人员廉洁性的监督,利用人大的人事任免权能够促进职业法官队伍建设,督促司法机关完善自身建设,保障司法者能够公正司法,从而树立司法权威。此外,这种方式符合司法工作运行规律,有利于保障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避免“外行领导内行”的尴尬,也有利于突出人大代表来源广泛的优势,使人大监督能够找准位置,也容易被法院所接受。
  
  依法治国任重而道远,但是我们坚信只要能够合理构建人大监督法院的工作模式,就能全面发挥人大对法院的监督作用,到那时司法公信将不再遥远!